硫酸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硫酸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明末无耻小人毒杀亲父并让满清挖掘朱元璋陵墓以泄明朝龙气

发布时间:2021-01-06 12:48:11 阅读: 来源:硫酸钡厂家

明末无耻小人毒杀亲父,并让满清挖掘朱元璋陵墓以泄明朝龙气

1644年3月19日(农历)凌晨,面对着北京外城的火光及内城城门的失守,崇祯皇帝去冠冕以发覆面,悬挂于煤山歪脖子树下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留下了他最后一句名言“朕非亡国之君,臣是亡国之臣……皆诸臣误朕。”然而他醒悟的太晚了。明末的官场留下了许多超级亡国之臣。在汉家生死存亡的关头,在儒家孔孟大义的指导下却出现了一群无耻无德的跳梁小丑,他们的丑相也是世所罕见的。下面小编来讲一位这样的无耻大臣。

陈之遴(1605—1667),字彦升,号素庵,浙江海宁人。浙东名门望族出身。父亲陈祖苞,在明思宗时官至顺天巡抚,可谓是官宦世家。陈之遴自己早年也积极参加了东林党、复社的活动,与钱谦益、陈名夏等东林党的著名“君子”都是老相识。1637年,科举一举高中榜眼,授翰林院编修。正当陈之遴春风得意之时,天有不测风云。他父亲因在清兵入侵时失职而被革职逮捕。陈之遴闻讯后,曾想方设法进行多方营救,结果均未成功。但在得知崇祯不允宽赦时,竟为了与父亲划清关系,寻机窜入狱中,以探视为名,趁看守不备之隙,在食物中投下毒药,致父于死命。但是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过,“帝怒祖苞漏刑”,陈之遴还是受到株连,被罢去官职,永不录用,他也只得颓丧地回到乡里。

明朝灭亡后,陈之遴又开始活跃了,于1645年五月投奔南明福王政权,为左春坊左中允,并奉命赴福建主持乡试。但是好景不长因为此时清军已逼近南京,福王政权灭亡在即,于是他就在赴福建途中逃回家乡。次年初,南明政权的不少官员纷纷降清,并受到重用,于是他很高兴地向清朝浙闽总督张存仁投诚了。更无耻地是将被他毒死的父亲说成是城破而被明朝斩首,以示自己与明朝有仇,为复父仇而投清的,并赋诗效忠说:“行年四十,乃知三十九年都错。”为了表忠心,他建议洪承畴发掘朱元璋的陵墓明孝陵,这样就泄掉大明的龙气,让大明“永世不得超生”。消息传开后,时人都骂他丧尽天良。

但他却不以为耻,靠着阿谀奉承之术,巴结多尔衮的亲信,并尊称多尔衮为恩主。加上他出身浙江海宁陈氏望族,本人又有点才能,很快便受到权倾一时的摄政王多尔衮的赏识,成为多尔衮的走狗。清初的一系列朝廷典章制度绝大部分出自陈之遴之手。但是很快多尔衮就完蛋了,顺治开始亲政,并着手清理多尔衮的党羽。但陈之遴因为善于见风使船,颇受顺治好感,巧妙地避开多尔衮一案。不仅如此,官位还蹭蹭往上涨。顺治八年,升礼部尚书。不久,又加太子太保。第二年,又被授与弘文院大学士。

顺治六年,陈之遴斥巨资购买现在著名景点“拙政园”,成为了“拙政园”第二任主人,并且大力修葺,使园林更加奢华,准备自己养老时使用。也不知道是这座园子不祥还是怎么的,每任主人都没啥好下场,陈之遴也不例外。

陈之遴受老朋友南党领袖“陈名夏”牵连,被劾结党营私。但是因为很会讨好顺治,逃过多次大劫。也许是恶有恶报,一次他因犯错而被顺治责备,他不以为然,第二天又高高兴兴的去遨游灵佑宫,逍遥恣肆,被对手抓住了把柄弹劾到了顺治那里。顺治找来陈之遴对峙,他却避重就轻,答非所问,以为顺治依然会关照他,没想到这次他让顺治大失所望,当即命吏部察议准备革职,永不叙用,后改为“原官发配盛京的处分,戍居开原尚阳堡”。不久后顺治又想起了陈之遴,又将他召回京城为官,他却用了在明朝官场的那一套,贿赂顺治最宠信的宦官吴良辅。满清吸取明朝灭亡的教训,是严禁外臣和内监勾结的。他这么干,是犯了大忌讳的,神仙也救不了他。顺治十五年(1658),陈之遴被人弹劾向内监吴良辅收贿,顺治下令调查后证据确凿,再也容不下他了,于是被下了死牢,按律当斩。不过最终顺治还是起了不忍之心,只是将他革职抄家,全家一并流放到辽东苦寒之地。1667年,陈之遴苦于归乡无望最终病死于辽东的尚阳堡,结束了他的一生。因为陈之遴的名声很臭,他与钱谦益,曹溶,吴伟业,龚鼎孳一起被称为“江浙五不肖”。

正如钱谦益与柳如是,像陈之遴这样所谓的东林党“君子”的所作所为却远远比不上他的妻子著名女词人徐灿。对于自小接受儒家思想教育的徐灿来说,丈夫降清意味着不忠,已失气节。但是作为一个大家闺秀,徐灿又不可能不守妇道,像柳如是那样逼丈夫自尽以求忠于前朝,只好通过爱国诗词来抒发自己的感情。如她的《满江红.有感》《满江红.将至京寄素庵》充分表达了国仇家恨和对丈夫的埋怨矛盾之情。陈之遴死后,爱子陈直方也因病而死,徐灿只能青灯伴古佛孤苦一生。

打一针免疫细胞多少钱

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

北京301医院细胞免疫治疗

哪个医院有nk细胞疗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