硫酸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硫酸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何柏俊独创中国彩书今日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23:17:07 阅读: 来源:硫酸钡厂家

何柏俊:独创中国“彩书

中国书法延续发展了几千年后,已逐步形成了它独特的艺术门类。这种将方块文字的书写演变为一种艺术,是中华民族所拥有、所独创。我们从书法内在延续脉络上来看,古陶、瓦当、甲骨、金文、简帛、篆书、隶书、楷书、行书、草书等,无不体现中华民族古文字的博大精深。老祖宗的智慧让汉字书写艺术在每一个时期都能有序传承、创新,不断发展。在文化创意盛行的今天,我们如何延续、传承中国书法文脉?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谈起书法创新、创意,人们的思维一般会局限在字型结构、字体变化上,难道没有其它途径?“踏雪寻梅”就是一个启示。大雪中如何寻“梅”?雪压之下的“梅”是傲然怒放还是颓废败落?“怒放”的“梅”姿如何让世人景仰?飘落的“梅”絮怎样沦为花泥而散落。

何柏俊,就是一位年轻、富有创新意识的客籍书画艺术家。他1973年出生于广东梅县一个小山村,幼时喜欢舞文弄墨,对书法和古文有着很浓的兴趣。在其父亲何其洪先生的启蒙下,自小临摹《柳公权玄秘塔》、《曹全碑》、《张迁碑》、《礼器碑》、《兰亭叙》等著名碑帖,练就了他那深厚的书法艺术功底。

谈起自己的创意“彩书”,柏俊说源于多年前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设计“传统文化展览馆”时,在设计上大胆采用岭南文化印象的“满洲窗”作为设计元素的缘故。正是这次经意与不经意间的设计,为柏俊洞开了全新的彩书艺术之门。“经意”是柏俊对书法艺术三十多年的执着追求,“不经意”则是在创作中他常常以“玩”的心态偶得艺术效果。当然,“玩”是丰富的、是多元的、跨界的,而非单一的“纸”上艺术。柏俊说,自己属“牛”, “牛”人个性执着且不事张扬,在平和的外表下拥有充满创意的心。在自己的成长经历中,史无前例的文革,文化曾被遗弃,直至改革开放,文化才逐渐活跃起来。所以很多书法名家因文革影响,丢失了那段宝贵的时间和对书法的情感,没有一以贯之地继续创作。而柏俊却因年龄的关系正好错开了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,从小到大完整地保持了对书法的热爱和激情,养成他对书法如信仰般虔诚。且当大家还停留在在宣纸上挥洒时,柏俊却迷上了“木板”刻字,且“木板”让柏俊的书法得到了极大的个性“张扬”。

板刻艺术是我国民间艺术之一,它的最大特点是板上艺术立体感强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广东梅州传统的板刻艺术对柏俊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随后,他用自己的书法与板刻艺术相融,根据“板刻”艺术材质、形式、肌理的不同,因形造势进行书法创作。让匾牌楹联雕刻由传统的以“材质为书法服务”的概念转变为“书法因地制宜地为质材创意”的过渡,材质的自然肌理和雕刻工艺变为作品的主导。这一观念的突破使柏俊书法创新意识得到很大的拓展。正因为“板刻”艺术启迪了柏俊的全新思维,使柏俊有了对自身传统的认知和反思。

柏俊是书法家,但他同样是色彩迷。传统书法中,“白纸黑字”是一种固有模式,它统治着书法世界几千年。柏俊平时书法之余,喜欢在宣纸上用色彩涂鸦,挥洒心灵的“意象之画”。灵感来时,可以连续创作一批同一风格但神情各异的作品,笑称“一胞多胎”。然而灵感一去,便兴趣索然,无从落笔。

在柏俊从事工艺美术研究和创作中,岭南庭园的“满洲窗”、西方教堂不同色彩拼搭的“艺术玻璃”曾让他流连忘还;民族服饰的绚丽、东巴古文字的多彩、戏剧脸谱的梦幻色彩又激荡着他的思绪,并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彻底让柏俊将色彩与书法结缘,是在2010年5月的一次“西藏之旅”。当他来到青藏高原,在湛蓝天空下,那随风飘动的五彩经幡,色彩是那么的艳丽,是那么的神奇。那经幡已不仅仅是华丽的视觉盛宴,而是表达和传承着藏传佛教的大爱,瞬间的感觉让柏俊感动,他内心深处蕴藏多年的情感就此爆发。在经幡面前,柏俊感到自我的渺小;在经幡上,他看到了西藏那辽阔的土地、纯净的天空和藏民的虔诚,找到自己要想表达富庶华夏与世界融和的灵感。而飘动的经幡,又从再次触动了柏俊那内心的一份宁静,书法,不就可以融进色彩吗?

深圳,又是一个充满朝气、充满创意的城市。“西藏之旅”回来后,柏俊凭着自己深厚的书法基础和对色彩特殊的理解,开始勾画属于他自己的“彩书”,这种艺术混搭的效果犹如矛盾综合体,让人们通过柏俊的笔墨显示出融和力。

“把传统的书法精神和现代审美情趣巧妙地相融在画面色彩、笔触舒卷、造型夸张之中,呈现出书法全新的视角韵律”。柏俊指着自己的一幅幅彩书作品对笔者说。的确,衬托着柏俊“彩书”既非楷书、金文、帛书,而是完全夸张变形、属于自己的“何氏”变体隶书。柏俊的“变隶”还有其独特的返祖现象和世界性。从中我们看到了书法回归到方块汉字的本源,感受到传统经典内涵和西方造型艺术、装置艺术的影子。对变体隶书,柏俊说他不希望由此变成时下现代书法中“丢弃汉字”和“丢失笔墨”的探索,而是在保留着汉字完整的基础上,尽可能对局部进行了夸张放大和缩小,使章法更具时尚造型。

谈起彩书创作,柏俊说自己是行走在创意与传承之间,两者充满矛盾。要创新,就必须打破原有格局,寻找出新的“和而不同”的平衡点。他强调彩书创作充满三个元素:一是墨色混搭;二是不规则方块组合;三是略带卡通元素的造型,围绕三元素进行的创新使柏俊的彩书作品,神情各异、妙趣天成、不重复自己,不重复古人,即便同样一个字,随性组合,创作多种写法。家乡名贤、著名的艺术先驱林凤眠大师那“融合中西”的艺术成就,就为柏俊创意“彩书”艺术提供了可资借鉴,也坚定了柏俊“彩书”创作的信心和决心。吴冠中、赵无极、周德群、黄永玉等一个个让他顶礼膜拜的艺术泰斗,同样柏俊找到了自己坚定的艺术信念。

柏俊的彩书,不但在国人的眼里是一个全新的视角,在西方人眼里,又是一个认识中国文化的全新视界。方正大气、造型奇特的彩书作品,很符合西方人的审美情趣。荷兰艺术家蒙德里安是几何抽象画派的先驱,是“新造型主义”的开拓者,他认为艺术应该脱离自然的外在形式,以抽象的精神表达为目的,去追求人与精神统一的绝对境界。色彩与魔幻方块的搭配,就是特殊的西方艺术的欣赏模式。正是格子画家——蒙德里安方块天地里的多彩艺术,启迪了柏俊“因形而解义”,他将色彩融进书法,将书法回复到汉字的方块造型,使书法有了“色彩”而跨越了国界,创作出让外国朋友能够读懂、乐于欣赏的中国艺术。让外国友人在品味“彩书”之时,读懂中国的汉字和书法,继而慢慢理解领悟、接受中华民族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。

2013年7月,在俄罗斯申办2020年世博会演讲中,何柏俊的一幅“和而不同”彩书作品及创作过程的专题片,被选作俄罗斯申办博览会的一个演讲题材,在现场引起轰动。“中国文字怎么这样写?”看不懂中文的老外异常地惊讶,纷纷与作品合影并签名留念,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誉之为“世界语言”。瞬间,镁光灯定格了柏俊的彩书艺术。从此,“彩书”为西方认识东方文化打开的一扇艺术之门,为中西文化的交流多了一个对话平台。

对自己成功进行“彩书”创新,柏俊说自己没有受过专业美术训练,非科班也无师承,纯属托自然的恩赐之福,兴趣所为。但柏俊身上有着强烈的客家民系特点,即包容心、融和性和敢为天下先的创造性精神。他的爱好非常广泛,其中不泛经济管理、传统文化。笔者认为,或许没有受过专科教育,柏俊在创作才少了条框所限,可大胆落笔,可以自由发挥、天马行空。近年来,柏俊多次到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等院校学习社会管理和创新意识的课程,他希望从不同侧面吸取不同文化、学科的营养,开阔艺术视野,丰富自己的文化根基。

目前,柏俊已经连续6届在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中荣获“中国工艺艺术文化创意奖”金奖。专业报刊《美术报》也以2010年7月对柏俊的创意“彩书”进行报道。2012年,他的充满创意彩书陶艺作品《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》更是成为藏家追逐的对象。

“柏俊彩书”的成功不但是个人的成功,更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又一次创新艺术的跨越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传统是不变的,创新是永恒的。只有创新,才能使中华民族文化充满活力,才能永久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

末影龙蛋怎么孵化https://www.fixdown.com/article/3008.html

cf活动https://www.fixdown.com/soft/1600.html

腾讯旋风https://m.fixdown.com/qqxuanfeng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