硫酸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硫酸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统计中国妇女劳动力已占农村劳动力60以上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7 11:32:40 阅读: 来源:硫酸钡厂家

统计:中国妇女劳动力已占农村劳动力60%以上

广东“女神”风采:广州女法官“顶起半边多天” 南航有17名“女飞行员” 女农民多过男性

谈起法官,大家心里可能会首先想到“包青天”这样的典型男性。但在现代社会,法官早已不是男性专享的职业。在广州全市法院1220名法官中,女法官就有518名。而在广州中院326名法官中,女法官就有161名。广州的女法官事实上已经“顶起半边多天”。

在南航5000多名飞行员队伍中,有17名特殊的成员,她们就是“女飞行员”。你搭乘的飞机,有可能坐的是女机长执行的航班哦。

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农业生产领域,妇女占劳动力的比例已远远超过“半边天”。市民每天吃的粮食、蔬果,80%是由女农民种出来的。

昨日,正值“三八”妇女节,本报记者走访各个生活领域,为您呈现广东各界“女神”的别样风采……

广州女法官“顶起半边多天”

谈起法官,中国民众心里可能会想到包青天。但在现代社会,法官早已不是男性专享的职业。在广州全市法院1220名法官中,女法官就有518名。而在广州中院326名法官中,女法官则有161名,两组数据中,女法官都占几乎近半。

人物1:相迎春

温婉女判官 惩恶不手软

相迎春法官已经在广州中院工作了近18年。1997年,这位山东烟台姑娘刚从华东政法大学毕业,就被男朋友——如今的丈夫——“骗”来了广州。

熟悉相迎春的人都知道,她是个性格温婉很爱笑的人。但就是这样一个女性,却当了十多年的刑事法官,审理了不少令人闻之色变的暴力犯罪案件。

曾经,被死刑执行吓到老做噩梦,被卷宗上的血腥现场或凶器照片吓得睡不着觉。然而,她坚信自己是在惩恶扬善,伸张正义,心理终于完成调适。

从2000年开始,相迎春办理了约700宗案件。迄今为止,相迎春所办案件无错疑情况。

“小相不仅工作干得好,把家里照顾得也很好,这才是很完满的人。做到这些,她付出了比男法官更多的精力。”广州中院审委会委员、刑一庭庭长万云峰说。

人物2:谢欣欣

开动脑筋 破疑解难

2013年,广州中院成立金融审判庭,谢欣欣来到金融庭办案。去年,由于原主审法官因故不能审理佛山照明系列案件,谢欣欣“临危受命”主审该案件。

该案件是一个新类型案件,涉及疑难法理问题,同时涉及上万笔证券交易损失计算,审理难度十分大。佛山照明认为,投资者的损失要扣减系统风险,而投资者则认为,他们的损失全部是佛山照明隐瞒关联交易所致。如何计算损失,成为谢欣欣和合议庭法官面临的难题。最终,在参考以往的判例、结合案件实际情况及征询有关专家意见后,谢欣欣和同事确立了系统风险损失计算方式,以最短的时间完成损失计算作出判决,并获得各界高度评价。 (林霞虹 通讯员杨晓梅、罗伟雄)

广东女农民数量大幅超男性

据全国妇联统计,中国妇女劳动力占农村劳动力60%以上,已经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主力军。而广东省妇联的数据显示,广东农村妇女占农业劳动力65%以上。“根据下村调研了解到的实际情况,这一比例应该达到70%或更高。”调研人员称。

在广州市妇联系统农村工作会议上,不少参会代表称,在广州的山区,从事农业活动的女性比例大幅超过男性早已是普遍现象,女性在农业生产中的比例至少达到80%。

在广州市从化花海火龙果专业合作社种植基地,处处可见村妇的身影。男性与女性多以1:4的比例,从事开垦、插枝等农业劳动。合作社负责人罗艳芳介绍,该社有社员106户,具体参与者中,80%是女性。女性多的原因有几个,与经济、家庭分工等因素都有关系。

“从家庭收入角度看,男的在外打工,一天可以有200元或更高的稳定收入,如果留在家务农,遇到气候不好的时候,可能一天100元收入都没有。”罗艳芳说,村中男性主要做建筑、水泥工等,也有去工厂做司机,或者自己做生意的,还有的在乡镇政府部门做公务员。

而女性,基本成为农业生产的主力:她们有的就在自家的田地上耕作,有的在大的种植场或养殖场做工,也有两者兼之的。除了种果、施肥、打药等普通农活外,她们有时也需要做开山挖地一类的辛苦工。

罗艳芳指,留在村中从事农业生产的,主要是40岁以上的女性。“一方面,中年农村妇女普遍读书不多,在外打工收入也有限,感觉还不如在自家种地、帮补家计自在;另一方面,男的已在外打工,山上离镇上10多公里,回家一趟时间长,女的在家附近种地,照顾家中老小比较方便。” ( 罗桦琳 通讯员穗妇宣、粤妇宣)

新奇,机长是女的

服务人员全是男的

2015年3月8日,从广州飞往西安的CZ3217航班,旅客们正在登机。

“您好,欢迎乘坐南航航班……”两位笑容可掬的男乘务员站在登机口迎接客人。大家进入客舱,更发出了奇怪的惊叹:“咦,怎么航班上的服务人员全是男的?”“今天怎么一个空姐都没有?”

大家带着疑问刚坐好,客舱里突然响起一个女性温润而平和有力的声音:“女士们、先生们,下午好!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吴鸿艳……”

在南航5000多名飞行员队伍中,有17位特殊的成员,她们就是“女飞”,蓝天上的铿锵玫瑰。搭乘南航班机,如果你从广州、深圳、北京或沈阳出行,有可能坐的是女机长执行的航班哦。

2007年年底,中国民航首批自主培养的女飞行员加入南航飞行部,她们被称作“五朵金花”——张漫绿、吴鸿艳、刘晓琳、龚倩和王淇。

招飞考试时,女学员的录取条件和男学员是一样的严苛。这五位川妹子,一路过关斩将,最终入围。

经过四年的锻造,2007年,她们顺利毕业,来到南航A320机队。再经过8年的飞行,她们有的已经从副驾驶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机长。

同样是80后女飞行员,雷蕾原来是南航的一名空姐。在孩子出生之后促成她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——成为一名飞行员。对于女儿“学飞”的愿望,她的父亲雷老机长并不支持:“飞行员太辛苦,不适合女孩子。”在她的坚持下,她成为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学员。她每天只睡4~5个小时挑灯学习,经历了航校经济危机数次中断培训,仍然坚持下来,完成学业,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。

在“三八妇女节”这一天,除了这些女飞行员们,南航还有4万多尽心、敬业的女职工,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为所有的旅客平安出行保驾护航。(记者李妍 通讯员李晓岚、陈家俊)

南昌水洗设备

长春不锈钢304网带

海口漏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