硫酸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硫酸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聊借画图怡倦眼_[#第一枪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2:53:22 阅读: 来源:硫酸钡厂家

1934年冬,鲁迅在《题芥子园画谱三集赠许广平》中写到:“十年携手共艰危,以沫相濡亦可哀。聊借画图怡倦眼,此中甘苦两心知。”既表露了“共艰危”的夫妻情,又体现了夫妻双方对美术欣赏的共鸣。鲁迅涉猎广博,幼年时即十分喜爱民间美术,后来对汉碑汉画有专门研究,并对版画、木刻等艺术形式多有关注。从鲁迅日记中的“书账”,可知他生前买过大量画册等美术读物。《鲁迅藏画欣赏》(李允经著)一书对此多有细述。鲁迅在给母亲的家书中曾说:“卖文为活,和别的职业不同,工作的时间总不能每天一定……一忙就夜里不能多睡觉,而且就是不写的时候,也不免在想,很容易疲劳的。”而“聊借画图怡倦眼”,可说是鲁迅摆脱“疲劳”、调剂精神的惯常之举。不过,鲁迅毕竟是鲁迅。他和美术的关系并不只停留在“怡倦眼”的层面。有论者甚至誉其为中国“现代美术的拓荒者”。而“现代画家中最为景仰鲁迅的人”——张汀,说鲁迅是“没有画过画的画家”。

不少非美术专业的现代文化人,工作之余常把赏画作为日常精神享受。欧阳中石在闲谈中说:以前的文人清晨起来往往要做两件事,一是扫地,二是挂字画。挂字画非常有讲究,还要考虑当天会来什么客人,其欣赏口味如何,来选择合适的字画。王稼句编过一本《中国现代名家读画美文》(四川文艺出版社),“名家”们在“怡倦眼”的同时,“聊借画图”说文化、讲美学,怡然自得。

老舍就是一个“不染丹青谙丹青”的超级“画儿迷”。他一见到好画就两眼发亮。平生爱观画、买画,藏画,挂画,爱结交画家朋友、爱看画展、爱发表观画感。他不但是画家的知音、诤友,而且是一位高水平的美术鉴赏家和批评家。《胡絜青自述》中说:“我有一个好家庭,丈夫一辈子从事写作,虽然他自己的作画水平不及一个幼儿园的孩子,却偏偏天生地有一双鉴赏家的眼力,评论起来头头是道,加上为人热情,喜好交结画家,家中常画家如云,墙上好画常换,满壁生辉。”老舍有一大批堪称名家大师的画家朋友,其藏画甚富,且品位很高。家中客厅西墙是他挂画的主阵地,被文艺界朋友称为“老舍画墙”。每当到老舍家作客,观画是不可少的必修课,也是来客公认的大乐趣。如谈得投机,老舍还会从书房壁橱里取出更多的画来展示,边欣赏边讲解。赏画不仅令这位堪称劳模的“人民艺术家”“怡倦眼”,也增进了其综合艺术修养。

年轻时留学法国曾学过绘画的苏雪林,在抗战时写的《山窗读画记》中说:“像长年干着粉笔黑板营生的我们,生活当然很枯燥,非有相当娱乐调剂不可。但樗蒲我不懂,酒食征逐嫌烦,看电影怕渡江,拍球野游,又不能常得伴,求其独乐之道,只有音乐和绘画了……绘画我虽然不大会,高兴时也喜欢涂抹几笔,所以我的书架上除了磊磊落落许多书本以外,还有十来册珂罗版印的近代名家精品。”苏雪林后半生虽然几乎以“反鲁”为事业,但在“聊借画图怡倦眼”这一点上,她和鲁迅并无二致。

2008年,中国收藏界首次评选十大年度人物,入选者中有三位文化人——文怀沙、冯骥才、张贤亮。而“聊借画图怡倦眼”,不必意在收藏。家有名家字画固可生辉,但这种“奢侈”可遇不可求。如今印刷技术突飞猛进,书画集大多印制精美。择而赏之,可“怡”“倦眼”,不亦乐乎?

女士化妆包

电磁流量传感器价格

酒水车批发